心奴

granted:

风雪正亲昵的向她靠近,月行日落正待周而复始的与她相见。无尽头。她修长的腿型,俊俏的脸蛋,柔软的身姿,得体的灵魂,她的灵魂 是那么优雅,那么美丽,无法让她感到一丝不耻,让我只能远远地羡慕那种灵魂。但是她带着自己的秘密,感觉在极端的角度不会被人束缚,被人捆绑,她的记忆是那么的深刻,她的行为却又是那么得蠢,蠢到这么多年都在一个死循环中寻找新的出路,她或许想成为一个耀眼的强者,但她从出生就被判了罪,甚至剥夺了她上诉的权力,她的一切努力,不过是为了让不喜欢她的人可以公正的看一眼她而已。贱胚子!她早已习惯了这或许肮脏的词语,她渴望身边的爱不要消失,可以等她,等她成功,等她创造。但没有人愿意这样为她做,等或不等,时间总要流逝的。她心里怕的发慌,从记事就想要逃离,可是,她不配拥有这种甜蜜,过去不能,现在不能,未来,亦是如此,她用仅存的年少无知的岁月去幻想,告诉自己,敷衍自己一切都会过去。于是,更多颐指气使的人会用她来填补自己内心的晦暗。毕竟善意和温柔不值得怜悯,总要有些惊世骇俗的东西才可以博得世人冷漠的眼光。她终于下定决心,去选择别人或许厌恶的东西,因为她现在知道,这样一个世界,只有蒙蔽自己,就不会有人能够真正的审判你。——她心中仍有永不停息的绝望,我是granted。
现在真的很难受,很想躲在一个人胳膊下面哭一会,谁的都可以,然后我想他告诉我,一个人没什么不好,一切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,好么?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心奴Concedido 转载了此文字